艺术家:韩冬

学术主持:吴亮

策展人:何勇淼

展览时间:2019.12.25 - 2020.2.25

人可艺术中心荣幸地宣布,将于2019年12月25日至2020年2月25日期间呈现艺术家韩冬迄今最为重要的展览“致莫高窟最后一位工匠”。此次展览由人可艺术总监何勇淼担任策展人,中国著名批评家吴亮担任学术主持,届时将亮相艺术家韩冬最新力作29组,充分展现出其近年以来“潜心经典,入古出新”的工匠式虔诚之精神。

韓冬/Han Dong

 

 

1958,出生于江苏大丰

1986,毕业于南京艺术学院工艺美术系

现工作生活于扬州

 

 

个展

2018 柳岸花明”韩冬绘画作品展,人可艺术中心,杭州

2016 “未经辨读的图画”韩冬作品展,人可艺术中心,杭州

2016 “寻常物体”韩冬个展,蜂巢当代艺术中心,北京

2015 “备忘录” 韩冬作品展,人可艺术中心,杭州

2015 “天界的倒影” 韩冬个展,朱屺瞻艺术馆,上海

2014 “空色墨影” 韩冬个人作品展 ,人可艺术中心,杭州

2013 “如梦令-第二章”韩冬绘画展 南京更斯艺术馆

2012 “唯心唯识”韩冬绘画展 上海全摄影画廊

2004  南京红色经典艺术馆举办韩冬绘画展

1999 “身体的寓言”油画展 南京经典拍卖有限公司

1993  韩冬油画展南京艺术学院美术系展览馆

 

群展

2019 与共和国同步江苏油画70年巡礼作品展,江苏省美术馆,南京

2017  之间·中国新水墨作品展,圣路易·波托西比和平剧院;阿瓜斯卡连特斯市前基督学校画廊,墨西哥

2017  开放的天空,人可艺术中心,杭州

2016  变相:水墨的维度——第三届当代水墨空间,广东美术馆,广东

2015 “我思,我在”纪念85美术思潮30周年展 南京更斯艺术馆

2015 “过年”当代艺术展 杭州人可艺术中心

2014 “交融”学院与当代艺术研究展 南京方山

2014 “塔”艺术展 上海全摄影画廊

2013 “大墨东方”中韩艺术交流展 扬州美术馆

2013 “应无所住”江苏当代艺术研究展 浙江美术馆

2013  江苏当代艺术年度展南京尚东艺术馆

2013 “水之澜·6人绘画展” 上海M艺术空间

2012 “困顿与延伸”当代艺术展 南京三川美术馆

2012 “叛徒展”记念南艺100年 南京尚东美术馆

2012 “面向未来的回归”上海画廊联盟展

2012 “晒太阳” 当代艺术展 上海全摄影画廊

2009 “意派·世纪思维”当代艺术展 高铭潞策展 北京今日美术馆

2007 “西游记”现代艺术展 左靖策展 Kunstraum Noe Nieder sterreichische美术馆 奥地利

2007 “当代文脉·中国版本”现代艺术展 陈孝信策展 北京今日美术馆

2006 “诗意江南:对江南的再解读”艺术展 南京南视觉艺术馆

2003 “今日中国美术大展” 北京中华世纪坛

2001 “非常·平常” 油画作品展 上海亦安画廊

2000 “回到原处”油画作品展 上海亦安画廊

1999 “边缘视线”第三回展 上海

1997  油画《洁净的手》入选上海中国当代油画艺术展

1997 “边缘视线”第二回展 北京当代美术馆

1996 “边缘视线”江苏青年艺术家作品第一回展 江苏省美术馆

1995  作品《檀香木室内》入选第三届中国油画年展北京中国美术馆

1992  油画作品《室内人物》入选中国广州首届油画双年展并获三等奖

1990  作品《听琴》入选“香港中国艺术大展”

1986  作品《绿色的果》参加中国首届漆画展并获优秀奖

序言

 

《朦胧时刻:甚至一只鸟的目光》

/吴亮

 

韩冬的画要走近了看,不是看不清,也不是晦暗,更不是不够明亮,恰恰相反,韩冬的画的一直是弥漫着一层永常之光,只是,那层无定的光总是隐藏了什么,尚未将真正事物敞开。韩冬的色彩不是黄昏的晦暗,而是一个人走进他的书房那样踏入了一个即将破晓的国度,这是一个远古的国度,也是一个想象的国度,在此之前,韩冬画过了別样的世界,神话世界,日常世界以及虚影世界,现在,“图像”,特别是“动物图像”和“图腾”把画家的世界持留这里。

 

韩冬的绘画,不论是油彩还是水墨,都是一种“思的探究”,一种显现,而非塑造,他不在同一个点上,尽管他通过返回走的更远,而这个“调转”总是悄悄地确切地说,中心是找到不到的,既不前行,也不停止、抹去、重复、显示、清出、召回…找,寻,捡起,转动,禹步,接近,真的在场,虚幻的在场,他承诺把真还给我们,也把无的平静知识抛给我们。

 

韩冬淳朴,透明,他用简洁的语言告诉我,所有一切,无秘密,那些是什么,那是莫高窟的回响,向外一跃,邀请,追随,广度的敞开,人还是在家中,通过沉溺其中,布面贴皮纸,刮涂料,铅笔,丙烯,用手抓取,寻找、敬意、隐晦,也有不明、诱人、偶然…宗教与传说,那些谜一般的动物图腾,沉默的秘义与毁损的背后,只有铭刻,却不被听到,只有图像,听不见,它们是白鹿,象,马,鹌鹑,锦鸡,花蚊,斑蝶,康乃馨和芙蓉…谁来阐释?是艺术家,还是古人?如何阐释一幅画,就如同去阐释世界,阐释永远是多重的,我们的偏见与迷信已经通过阐释被置入到世界之中。

 

韩冬讷言敏思。

两年之前,他的作品不是这个方式,他对影子着迷,投影,反影,倒影,负影,幻影,以及影子的影子…实体退出,原文退出,暗夜的光芒,等待的光芒,缺席的光芒,很长时间了,他的节制特别具有一种忍耐的力量,他在他的自身中保持了某些无限的缺席,现在,就像博纳富瓦说的,诗句的开头终于闯入:现在天亮了!

 

韩冬这次求助于一种朴素的戏剧化的形式,古典的,屏风,壁画,舞台,从内心的极乐出发,平静、迷醉,每幅画都熠熠生辉,在薄薄的光晕笼罩下,那些安祥的神兽,它们在爱中相聚,平衡,自由,无所束缚,俯就于神…换言之,日常生存不必被重新创造,所谓可以互换的“在场”,大都市隐匿了我们包围了我们,日常的混乱似乎占据了全部生活,它没有界限,并难以逃脱,这时候突然出现一种明晰,前面有某些东西发着光,一闪一闪地,是一束光,毫微之光,它走近你,或者你走过去,这是个偶然,瞬间,奇迹,这个奇迹不可预见地,用它的光芒分开了日常生活的朦胧时刻。

 

 

 相关链接

 

https://mp.weixin.qq.com/s/3KL9gTUO6qlXhPsPIY6hnw

https://mp.weixin.qq.com/s/CtalGZKefSJAPT_yoRKr4Q

https://m-news.artron.net/news/20191227/n1382532.html?from=groupmessage

https://m-news.artron.net/news/20191223/n1381427.html